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书法工作室

守住精神家园 下足笔墨功夫

 
 
 

日志

 
 
关于我

俞兆忠,笔名:野风,软硬兼施。甘 肃省书协会员,张芝书画院副院长、瓜 州书协副主席。   临池学书数年,浸淫碑帖,醉心二王、 米元章等大家,心摹手画,从不间断,但求 独具自家面貌,心手双畅,抒情达意。 愿广结有志翰墨之士,共同交流习。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王忠勇谈书法(转自中国书法网)  

2009-12-06 11:08:45|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天开文运书法室王忠勇谈书法(转自中国书法网)
 
当代获奖作品与这几年的导向有关,前几年写碑获奖的多,现在跟刘正成时代比恰恰相反。刘正成时代是在考你的想法,你只要有创新精神,有新面目,哪怕离传统很远都有可能获奖。现在的展览是考你作品内在的含金量,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是进步了。当然优点是耐看,缺点是畏畏缩缩的多了,没有一件让人感觉到彻头彻尾的震撼。包括我在内,我这些年的获奖作品都是精心打扮过的,度数、味道都精打细算,怎能风流?况且有那样的作品我也不会送,因为风险太大。我不否认评委有很高的眼光,但现在的展览众口难调,就像做菜一样,你最起码得不咸不淡,过于咸过于淡你的危险都很大。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jpg (247.41 KB)

2007-1-28 02:55

我一直在思考:在帖学里应该怎样来树立一面旗帜?现在我做不到。古人的法帖能笔笔拆开,让人去分析学习,但现在某某的字你能拆开吗?他的字更多的是意象和感觉,不完全合乎古典体系的标准。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jpg (215.66 KB)

2007-1-28 02:56

颜字里能够领略、参透一些篆隶书的笔意:金石气——说白了就是毛涩感,打官腔就是屋漏痕。当我将王和颜齐头并进的时候,发现当代的陆俨少能把帖写得很拙朴,是融会王和颜的好手,我就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去研究他,临摹他,拿他各个时期的字来对比。他又是画山水画的,用的皱法比较多,运用到书法上,字就显得更质朴。单学王字很容易写得过于流丽,可能正是缺少如陆俨少表现涩性线质那样的办法。

                                                          ——王忠勇

附件

作品3.jpg (197.36 KB)

2007-1-28 02:56

毛笔入纸的是中间的笔毫,然后周围的辅毫辅助摆动,随笔势而扭转,这就是所谓的裹锋。裹锋形象点说,正如长江后浪推前浪,前面走了后面推着往前冲,表面上是主毫起作用,而真正发力则是辅毫。
                                               ——王忠勇

附件

作品4.jpg (217.05 KB)

2007-1-28 02:56

人家都说我是一个写二王的好手,我自己觉得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因为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水深水浅。不要说二王,你就随便找一个二王的徒子徒孙出来比一下——就说王铎,你有王铎那样好纸好绢好绫好墨好的书写环境吗?现在是什么一种环境?那不还差十万八千里嘛!你还敢说什么确立风格!
                                                                         ——王忠勇

附件

作品5.jpg (206.24 KB)

2007-1-28 02:57

现在一些写草书的人往往写的弧形线条,都是很丑的,因为他们绕不准,而且越绕越夸张变形,隶书变成草书的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他们不懂。我们可以在汉代民间书手那里锤炼笔法的那种简、准、狠!你要是忽略了那些,你的眼睛就只盯着一个王铎或者张瑞图等等,那么越写就越快真正的变成野狐禅了。都走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自己还以为是在创新呢。
                                                ——王忠勇

附件

作品6.jpg (223.31 KB)

2007-1-28 02:57

王忠勇的字目前远没有定型,忽古忽今,既古还今,立足王颜,以楼兰残纸、汉代草简通其势,并且对近代如白蕉、陆俨少、谢无量等等都有所吸收,然后率性而发。他曾开玩笑说:现在很多人能走红的原因是他们的字面目稳定,易模仿,而我的字忽东忽西的他们抓不着。
他获兰亭一等奖的作品就是这类风格,由八张白色小卡纸拼成。

附件

作品7.jpg (178.99 KB)

2007-1-28 02:57

事实上在书写的过程中毛笔不可能是笔笔中锋的,通过我多年的实践,觉得一方面是毫无意义,一方面是不可能。居中的概念主要是指裹锋。我刚才说了裹锋如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是你如果写一横,一逆锋,没有蓄势的动作,就顺着平铺出去,我觉得那样毫无意义。因为从表面上看笔锋虽然居中了,但是笔毛铺开了之后,平拖出去,出不来力感。应该是蹲下去之后,笔毛转换一个方向逆行,笔尖这时候被紧紧的裹住在中间,才是有意义的。                                                  
                                          ——王忠勇

附件

作品8.jpg (267.9 KB)

2007-1-28 02:58

我最喜欢褚遂良。现在得到验证:你小时候在哪本帖上用功最深,可能一辈子跟它都脱不了干系,就像我现在的字中仍有禇的成分一样。
                                         ——王忠勇

附件

作品9.jpg (428.67 KB)

2007-1-28 02:59

想对笔法进行梳理,最好学王字,王字更多的是用手指的拨挑,用笔手段多样,变化莫测,空间也更复杂一些,结体的多边形出现率更要比颜字多得多。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0.jpg (179.88 KB)

2007-1-28 03:00

一、逆锋本身就是一种笔势的承接关系:第一笔的收笔就是第二笔的起笔。比如写个三字,你这个横到头了之后,为了下一笔的承接,你自然在收笔的时候做个那么压一下的动作,这是一种笔势的关系。注意了这层关系的话,那你就有意无意的用都可以了,你有那个意思就行了。
二、逆锋是毛笔蓄势待发的关系。要想发力行笔,你的笔就要先蹲下去入纸,入纸后笔毛的弹性就聚积到那里,笔毛一受压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抗争——即毛笔与纸面形成了一种对抗。如果压下去了不提起来,直接走,笔尖就有入木三分的感觉。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1.jpg (165.22 KB)

2007-1-28 03:00

经验告诉我,如果点画力度不够,是因为在书写时提按太快,或提多按少,毛笔在纸上没有停留。行草书难就难在处处走处处留,这要求非十年以上之功不能为之。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2.jpg (235.25 KB)

2007-1-28 03:01

颜字就用一招:逆顶。大家看何绍基的字,对那线条喜欢得不得了,其实他就是学了颜字的这一招。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3.jpg (230.06 KB)

2007-1-28 03:02

我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在家里尝试各种类型的创作,适不适合自己的都尝试,而参加展览就必需去猜当代展览的机制,如估计得到多少评委的票数,用什么形式如纸张、书体等,都分析过。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4.jpg (227.48 KB)

2007-1-28 03:03

外拓、内擫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笔势,一方面是形态。古人太厉害了,仿佛能在字里发现一个人活生生的血液流动的那么一种感觉。外形上如欧体就是内擫,好象肚子吸进去了似的一种很紧张的感觉。它的流弊(欧是源,张瑞图、沈曾植等算是流)是失去自然书写的状态。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5.jpg (240.84 KB)

2007-1-28 03:03

我侧重于传统的自然书写,张羽翔侧重于空间感,也即我重时间性,张羽翔重空间性。以我的理解,自然书写可以随机应变,重形式重空间偏于理性。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6.jpg (284.11 KB)

2007-1-28 03:04

对于形式构成,我一直都在偷偷的观望。但没有勇气去做。因为那跟我的知识结构不一样,我觉得那套东西要做的话我从小就得生活在西方。我天天吃中国饭长到现在觉得那个太前卫,很陌生,做起来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7.jpg (381.8 KB)

2007-1-28 03:05

我自己也能凭一些感觉,把一些矛盾对比下意识的去做。今后还得加强关注。张羽翔作为一个老师,他的字跟我写的是两个路子,但他带的学生不是死气沉沉的样子,而是耳目一新的。他的理论是具有一定科学性的。只要是有悟性的人跟他学一定会成才,平庸的人跟他学可能会越写越差。所以我觉得他的教学方法适合高级班。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8.jpg (286.02 KB)

2007-1-28 03:06

我觉得从事艺术的人,见巧望朴是一个过程,开始人人都是喜欢漂亮的靓仔的,等到你对于朴的东西发自内心的接纳了,那么你就进门了。这是一个坎。
                   ——王忠勇

附件

作品19.jpg (223.43 KB)

2007-1-28 03:06

南艺强调书写性,我也认为老祖宗都做了这么多年了,不应该背叛。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0.jpg (172.6 KB)

2007-1-28 03:06

你写行草书,稍微向隶书上偏一点,你的手性就能偏到隶书。稍微向楷书上偏一点,立马就变成楷书。所以说我的艺术人生最好是能把五体打通。这是我今后的一个方向、一个追求。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1.jpg (284.6 KB)

2007-1-28 03:07

我现在没法不关注汉代的草简,没法不关注楼兰残纸,隶书发展到后来,手写体越写越快,变成符号化,一加快,就成了草书的源头。
写隶书不能失去古味、失去自然状态下的质朴。当代隶书写得好的,老一辈的有沙曼翁,中青年一辈徐利明、鲍贤伦。你再怎么说人家思路高远,人家的想法就是按照一种自然规律去写,而不是做隶书。现在你再啰啰唆唆的去做隶书那真是太落后了。隶书在明清的辉煌已经过去了,快、光、古,现在是一个方向。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2.jpg (231.06 KB)

2007-1-28 03:07

我们可以在汉代民间书手那里锤炼笔法的那种简、准、狠!你要是忽略了那些,你的眼睛就只盯着一个王铎或者张瑞图等等,那么越写就越快真正的变成野狐禅了。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3.jpg (448.33 KB)

2007-1-28 03:07

隶书的气格,多参汉碑;隶书的书写状态,多参汉简。你在汉人上面有加有减是知己知彼,你在明清人上面有加有减那是越走越远。不能再沿着邓石如、吴昌硕那条路走下去了。否则那可能是当代隶书的一个误区。应该把一切的东西都抛开,然后站在一个点上、源头上去深入。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4.jpg (245.8 KB)

2007-1-28 03:08

我现在教学生更直观,比如第一节课教他们拉线条,我就叫他们先把笔像排笔一样拉是什么感觉,然后再用像刚才那样压重一下再逆行的方法是什么感觉。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5.jpg (214.8 KB)

2007-1-28 03:08

我最反对以楷书加快速度的方式去写行草,那是已经错得不能原谅了。因为从古人的字体、笔法演变来说,是先篆后隶。从隶书变到其他书体,许多人的概念比较模糊,老是想着楷行草隶篆,不知道倒过来是篆隶草行真。隶书分支时,是先生草,生草的同时,楷书和行书是互相之间都在萌芽,然后基本上同时产生,加上草书这么一搅和,隶书发展到那个阶段就基本上生出了三种字体:草书在头,行书楷书次之。所以说如果不懂隶书,写草书是没有根据的。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6.jpg (270.16 KB)

2007-1-28 03:08

包括林散之先生也只提供了线条的感觉,你拆开了,单个字很多结体比较俗气,比如山字拖个长长的尾巴,这样并不美。因为草书有一个篆隶演变的痕迹,最好不要把那一笔拖下来,拖下来就是流弊,是沿着明清人写草书的做法。王铎、徐渭偶尔有一、两笔可以允许,你把它强化成一种个性符号始终是不高明的。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7.jpg (450.43 KB)

2007-1-28 03:09

所以说你现在写王能够得到那么一点不离谱的套路就已经不错了。但写二王一路,也不是我的将来。一个没有风格建树的艺术家他的艺术人生始终是非常遗憾的。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8.jpg (353 KB)

2007-1-28 03:09

我把毛笔后边的一端削了,就拿着这么长的一个笔头,上课时在前面摞这么高的一桌书,把大衣往头一包,就在那里临《兰亭叙》。而我父亲呢也很喜欢看我写字,他在家是一边看一边喝彩,搞得我真是神魂颠倒!
                        ——王忠勇

附件

作品29.jpg (351.37 KB)

2007-1-28 03:10

徐利明老师真正算是我的恩师。我现在的学书理念皆来源于他。他正直的人品,严谨的治学,洒脱的书风至今影响着我,也许会影响我一辈子。
                         ——王忠勇

附件

作品30.jpg (267.92 KB)

2007-1-28 03:10

南艺对笔法的教学很实用,学生一般拿起笔来就可以创作、入展。国美教20个学生,有18个到毕业时可能还糊里糊涂,甚至以后越写越差,偏偏就是有那么几个能成大材。
                        ——王忠勇

附件

作品31.jpg (278.55 KB)

2007-1-28 03:11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