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风书法工作室

守住精神家园 下足笔墨功夫

 
 
 

日志

 
 
关于我

俞兆忠,笔名:野风,软硬兼施。甘 肃省书协会员,张芝书画院副院长、瓜 州书协副主席。   临池学书数年,浸淫碑帖,醉心二王、 米元章等大家,心摹手画,从不间断,但求 独具自家面貌,心手双畅,抒情达意。 愿广结有志翰墨之士,共同交流习。

网易考拉推荐

丁嘉耕--《谈书法》  

2009-12-13 04:21:18|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不能为名所累
       多年来,不少人对我以著名书法家相称,但我觉得自己水平还不够“格”。“格”是个什么标准?我自己也说不清,好像每一个时期自己对自己都有一个“格”。就像做人有人格那样,人格的最高标准是什么就没有止境。从艺的艺格,更是没有止境的。 书法这门艺术是一部人生和艺术的综合性“巨著”,它没有页码,没有尽头,是几代人、几十代人都钻研不透的无底洞。你可以不断发现书法的美好,书法的神秘,是语言无法表述的东西。我觉得做人不能损人格,书法创作、出书、办展也不能丢艺格。我最近出版的两部书法集,大致是我目前的“艺格”。这个“格”自己跟自己比,大致够格。按照“书法家首先是学问家”的“格”,距离相差还很大,甚至不够格。
        书法家笔下的一点一画都是生命轨迹的外在流露,都是生命之壁的摩崖石刻。我们所创作的每一幅作品都有可能流传于亘古。每个书家大概都希望自己作品和出版物经得起岁月风霜的考验,与千年纸寿共存亡,而不希望后人把他的作品、作品集和生活垃圾一起送进焚烧炉。担心速朽的最高明办法、也是对后人最负责的办法就是,提高创作品质,提高出版品位,把住书法艺格!记住:不该出手的千万别出手……
        小时候,老师和长辈总是教育我们,长大了一定要成名成家。喜欢书法的奶奶和爱好民族乐器的父亲在我四岁时就把我当文化人培养,让我作字操琴,意思是想让我将来成名成家。当我走进名人圈,才知道做名人太难、太累。书法艺术本来是一种享受,真的成名就太累了,不但累了自己,还累了家人。我对成名始终用平常心对待,所以可参展,也可不参展;可获奖,也可不获奖;可成名,也可不成名,一切顺其自然。如果为展所累,为奖所累,为名所累,不惜为其绞尽脑汁,我觉得一点也不值得,书法这东西毕竟在人生价值里,还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二、书法学习要耐住寂寞
       有人说,我在书法界始终保持低调,也有人传丁嘉耕不写字了。自从1992年我参加全国第五届书展、全国第五届中青展后,至今十多年了,我确实很少参加展览。因为我总认为,书法艺术不是时鲜的水果,它忌讳不断叫卖。它有点像石油,大凡漂在表面的,看似五颜六色,但那是浅薄的油花,沉在地底那浓浓的原油,看似色彩暗淡,但那是催化生命的动力。书法是一种文化,靠的是深厚文化底蕴去吸引人们视线,打动人们心灵,任何人为炒作都会事与愿违。陈年老窖,越存越香,就怕心急火燎,老是开缸走气,经常跑味,结果一缸好酒成了酸腐的酒酿。书法也是如此,静不心来刻苦临帖,只是忙于展览,忙于发表,忙于应酬,而品质数年一贯制,这样,本想早日成名,结果弄巧成拙。任何艺术家,当然包括书法家,都要坐得起冷板凳,十年二十年在所不惜。如果为利益驱动,不在临帖上下功夫,而在宣传上打主意;不在理论上下功夫,而在关系上打主意。到头来,只能成为“社会活动家”,而不是书法家。我历来认为,钢铁是练出来的,美酒是酿出来的,书法是写出来的。耐住寂寞写自己的字吧,研究一辈子书法,如果历史能宽容大度地给你留下一幅字,甚至一个字,就胜过一百次展览,对已对人都很负责,今生足矣!

      三、学习书法切莫求怪
       当今书坛,各种思潮、各种现象,各种奇怪的流派,各种莫名的称谓,光怪陆离。在这种种“现象”面前,我们要保持清醒头脑,经得住诱惑,让自己的书法始终植根于传统,取法于经典。现在中国书坛席卷怪书之风,丑书之风,以丑为美现象呈上升趋势。有人贬低丑书,把他说得一无是处。有人吹嘘丑书,把它捧得比王羲之还高。我认为,书法虽然是艺术化的汉字。既然是艺术,总得给人以美感和愉悦。假如一幅字挂在家中,用笔歪七扭八,结构松散怪异,章法胡乱布局,丑态百出,欣赏者总想背对着,这书法艺术性再强,恐怕意义不大。但作为一种尝试,一种创造,我非常赞赏丑书作者这种冒险精神。既然是创造,就有成功与失败的可能性。他们可能成功,用他们的智慧为当书法史续写新的篇章,有什么不好?也可能失败,得不到艺术界和后人的认可。不过,据我所知,热衷“丑书”的作者大多下了真功夫,有的早年有着很深的书法基础。不管他们的字如何如何,但我赞赏这种创新精神、探索精神、冒险精神。值得提醒的是,有些年轻人,天资不错,楞是不好好写字,东西南北风,吹什么风,他跟什么风,甚至谁获一等奖,就跟谁学,谁是评委就跟谁学,患有书法“软骨病”,这是不可取的。我为这些年轻人感到惋惜的同时,借此文想劝劝这些年轻朋友,学习书法,尤其是学习书法的初期,认真学习传统,取法名家经典,那才是真正的出路。跟风者也许得意于一时,被淘汰是必然的,书坛不泛前车之鉴!现在,书法界确实存在一种反常现象,如果你写一手传统的“颜柳欧赵”,也许真的获不了奖,参不了展,我觉得参展和获奖都不重要,我们学习书法不是为参展、获奖而学,一切有志于书法学习的朋友,一定不要为了获奖、参展去扭曲自己的审美理想,审美趣味,跟着流行书风左右摇摆。“颜柳欧赵”等等这类传统的书法已经经过历史的考验,它将永远不会过时,学习这类经典书法永远不会出错。把中国传统这棵千年大树连根拔起去新栽一棵是得不偿失的事。我们提倡书法的儒雅书风,提倡书法的“中和之美”。历览古今书坛,古有王羲之、米芾父子,今有启功、林散之、沙孟海等等,个个都是儒雅之人,儒雅之字。同时,我们也不反对百花齐放,百家登台,各种流派,共存共荣,异彩纷呈。美与丑从古以来就是书法的生态,同为晋代,美有王羲之,丑有宝子,照样冠绝古今,写美的,写丑的,悉听尊便。有时我也在想,繁华的大街上,如果姑娘们都是身材高高、皮肤白白,眼睛大大,漂漂亮亮,三围达标,个个美人,那还有什么意思呢?也许闪出几个身材肥硕、黑大三粗、丑态可掬的姑娘,世界更多彩。戏需丑角,书法也少不了丑角,不要见到丑字就包容不下,就指责、谩骂,这不是书法家的度量。但无论那一种流派,那一种创造,都必然出于真功夫,“功”从何来?传统为师,“勤”字当先!所谓“功到自然成”。努力吧,朋友们,用你们的勤劳和智慧写一手漂亮的书法吧。我们期待更多的书法家活跃当代书坛!我们也期待书法这样的高雅艺术占领中国文化阵地!

  四、书法应当人品书品俱高
      “写好字首先要做好人”,沙孟海先生给我的第一课如是说。做人与写字啥关系,我当时迷惑不解,后来读大学时,接触到许多古代书论才明白做人比写字更重要。1976年2月,沙老给我说:“书为心画,心灵不美怎么能写出美的字来?”西汉学者杨雄说:“书为心画”。柳公权有著名的“心正则笔正”之说。明末清初书法大家傅山也说,作字先作人,假如人格不高,字格就媚俗。杨守敬说:书法家“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我们翻开中国书法史册,别的暂且不论,仅就宋代四大家来说,无论是苏(轼)字的天真自在,还是黄(庭坚)字的纵横奇崛,无论是米(芾)字的迭宕多姿,还是蔡字(襄)的温厚敦实都与他们的人品和性格有着惊人的巧合,于是后人并有了“字如其人”之说。这些说法都为当今众多艺术家所接受。书法作为书法作者从心灵流淌出的琼浆玉液,他必须有一个美的心境,美的“场”。灿烂千余年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当年王羲之如果不是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优美环境和文人雅集、曲水和觞的和谐心境,而是在血雨腥风的战场,就不可能写出那样精妙绝伦、流传千古的佳构。征之以书法史,古代大书法家王羲之、颜真卿、苏轼等等,有英雄、有忠烈、有贤臣,人品书品俱高者比比皆是。有人说,书家的品德好比山崖,书法好比水,从圣洁的山崖里流淌出来的是清洌的甘泉;从肮脏的沟渠里淌出来的必定是泔水。此话虽然有点绝对,但至少品行不正的书家之作,人们是耻于挂于殿堂的。据史载,岳飞和秦桧,一忠一奸,其字都能够上书家的水平,英雄岳飞的书法在神州大地有的勒于石,有的刻于壁,有的供于堂,八方流传。而奸雄秦桧的字,在人们的记忆中已经消亡,只能在声讨奸臣的历史典籍中寻到他的笔迹。可见,品行对书法是何等重要。我希望爱好书法的朋友们,写字首先做好人,做好人未必字就好,字写好一定做好人。

  五、书法不要唯“名”是藏
        当代书法创作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作品数量超过了历朝历代,而质量却不及古人。我为后人感到担忧,这么庞大的“作品”数量,品位高高低低,品质真真假假,他们要费多大的心思去鉴别、去淘汰。我想,历史的狂风暴雨会无情地冲刷今天那些艺品不高的所谓作品。在北京,经常有一些喜爱收藏的朋友叫我去欣赏他的书画收藏品。打开一看,我的天,全是些书法还没入门的自称为“书家”的书家写的,作品既不入流,也不入派,全凭自己的想象发挥。写楷,横不平,竖不直,形象怪异;写草该省的不省,该简的不简,该断的他连,该连的他断,粗看是一幅字,细看是“一锅粥”。我认为,书法的收藏,应当将艺术水准放在第一位,不要唯“衔”是藏,谁的名头大就收藏谁的,也不要“惟奖是藏”,谁获了奖收藏谁的。我喜欢收藏有真正艺术品位的作品,它经得起时代潮水的冲刷,艺术光芒是永难磨灭的。书法收藏是一个复杂的文化工程,一个艺术家的知识修养有三六九等,知名度有三六九等,作品品位也有三六九等,同一个作者同一个时期甚至同一天创作出来的书法作品也有三六九等,名家作品故然价值连城,但写给你的作品未必就有那么大的价值,因为名家大多应酬过多,粗制滥造在所难免。获奖作者有货真价实者,其书法品位自然高于普通作者,但非常遗憾的告诉你,比较少,有这样少数(但有一群)获奖者,靠的是投机钻营,靠的是请客送礼,靠的是谄媚评委,有的甚至是通过“枪手代笔,有的仿其评委书风,有的甚至是临摹评委之作,取悦于评委,有的将获奖作者的作品进行改头换面,整个书坛获奖者的手段无法一一列举。我佩服这些获奖者的“高智商”。这样一些“高智商”作者的作品,你能收藏吗?收藏价值决定于你所收藏的艺术品是否是该书家的精品,当代有些书法家本来水平很高,但应酬之作过多,人故价跌的现象屡见不鲜。获奖作者的作品,要认真加以鉴别,要防范“滥竽”和书坛的“克里空”。对书法欣赏还没有完全入门的收藏爱好者,可请鉴赏水平较高的书法家掌眼,把真正有艺术价值的精品收藏进来,把真正有发展后劲的书法家的精品收藏进来。30年前,大画家吴冠中的画从不被人重视,因为他是个没有任何衔头的失落的知识分子,住在北京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四合院里,画家无处卖画,鸡窝漏雨就用他的油画去盖,而他当时的油画水平可以和西方“画圣”凡高比肩,谁知30年后,吴老的画,每幅拍卖价达百万元之巨。当年那“鸡窝盖布”足可以换一栋豪华别墅了。

       六、书法是情感的宠儿
       书法创作,不仅仅写古人法帖中我们所能见到的世界,而是写我们心灵中所感受到的世界。毕加索有句名言“我不是画猫的本身,我画它的微笑”。猫的本身多么单调乏味,猫的微笑却是可以画出的千变万化的艺术感受。写心灵的情感,在中国并不陌生,所谓“胸有成竹”、“心中要有千山万壑”。“胸中之竹”和“心中的千山万壑”都是心灵之物,都是情感之物。古代的西方艺术家大都注重写实,在“形”上做文章,很难成就大业。到了二十世纪这一百年,西方艺术家为什么创造了那么的重要流派,产生了那么多的艺术大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追求到了表现心灵的感受,展示情感的世界,而不是一味地强调形似、强调客观世界的再现,而是重在表现艺术家内心的主观世界。书法创作蕴含着巨大的的情感力量,说不清也道不明,表现空间具有很大的弹性。有时拿起毛笔,一个个字,飞絮般地以各种形态飘散在我的脑际。有时像不明飞行物,呼啸而来,闪着奇特的光芒,变幻着各种形态,让你有一丝恐惧,满腔惊喜。书法作品是书法家心灵的构置件。书法意境的创造带有书法家浓重的感情色彩。只有在作品中倾注感情,点画线条才有生命力,才能流美传神,才能驾起作者与欣赏者之间的感情桥梁。意境是书法的灵魂,感情是意境的灵魂。只有用吟诗作词、放声高歌的昂扬激情,让情感掀起波涛,撞击心灵,涌向笔端,才能创作出外形润美,内寓刚劲、意境超逸的作品。绵延数千年的中国书法,正因为情随人异,情随地异,书法才有了千种风流,万般意境。书苑才出现了波诡云谲,变化莫测的笔墨品类和千古流芳的翰墨丰碑。

  七、书法要谨慎“发表”
      书法作品要谨慎发表,这是聪明书家的一条秘诀。这里讲一个故事:我认识一位老师对学生严得苛刻,有一天,一位学生拿一幅写得很一般的字对老师说:“先生,这幅字准备在下周某报发表,同学是副刊主编,已经留好版面,请先生审阅后送稿。”先生看后,对字很不满意,皱着眉头说:“你这字发表了,是想告诉别人你不会写字吧?”学生愕然!这个故事,我经常讲给书法界的朋友听,弄得他们发表、展览,惜字如金。其实,举办个人书法展无非有两种效果,一种是告诉别人你很会写字,这是对有充分准备的书法家而言。一种是告诉别人你不会写字,这对书法还没有完全成熟就急于成名成家者而言。书法家对自己的作品一定要有客观的认知,不能坐井观天地认为独自尊大。写书法不同于写新闻稿,出点差错有愿作嫁衣的编辑把关。书法是一门改不得的艺术,一下笔就千古不变,容不得别人去锦上添花。书法作品自身不管写得好赖,容不得好心者帮忙,无论添减,都是画蛇添足。这就要作者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严格判断,确实优秀的再发表、再举办展览,如果拿不准,甚至就没有发表、展览的价值,靠自己胆大、钱多去展览自己艺术上还不成熟的作品,不展览还好,一旦展览,别人就发现了,这人原来不会写字。我有两个学生,书法都是从零开始,但进步惊人,他们经常有发表的冲动,我规定他们,五年内不准发表一字。中国毕竟是世界上的书法大国,书坛强手如林,俊才辈出,各领风骚。只有躬身学习,深悟书道,淡泊名利,才是书法正道。急于成名,四处布展,书外求功,嘴勤手不勤,均为下下策。我写书法至今30多年了,心甘情愿地让它侵吞了我绝大部分业余时间,但我感觉是越写胆子越小,越写越不敢见诸公众了。究其原因,大概不是我对自己的书法艺术已失去自信,而是比照古人的书法艺术水准,作为一个当代人,一个准备为书法艺术献身的人,自己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八、书法不是男人专利
       我历来反对书法是男人的专利,相反,书法应当是一门女性艺术,因为它完全可以足不出户,居家作业,这不正是女性之长么?但当今中国恰恰相反,书法成了一门男性艺术,著名女书法家如凤毛麟角。这不是智力所致,而是心理障碍。我曾做过调查,造成女书法家奇缺的原因大致有四:一是缺乏自信。在书法艺术上女性大多缺乏应有的自信,总认为自己钢笔字都不行,何以敢拿毛笔!二缺乏毅力。缺乏“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性和“字不练成死不休”的宏图大略。三是家务缠身。繁重的家务有时确实是女性做学问的坟墓。中国还残存着封建社会那种优秀女性在家庭里的主要任务应当“相父教子”的观念,至于女子的才学却不作要求,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就听说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找儿媳妇,其标准就要求“不求高文凭,只求手脚勤”。在有的人观念中,女子的主要职责是相父教子,至于写书法和有无其它爱好无所谓。不少女同志感叹:一个女人,上有老人,下有小人,还有爱人都要等着侍候,哪有时间写书法呢!就这样,使一批优秀的书法才女淹没在没完没了的家务事中。四是观点误导。常有人见女性写字优美,就夸奖说:“你看这女孩写的字就像男的”。潜台词好像写字是男人的专利。其实,书法艺术男女之间没有智力差异,关键是你能不能从家务堆中挣脱出来,能不能从妇女只能“相父教子”的旧观念中挣脱出来,开辟一块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提高自信,树立信心,钻研书论,刻苦临帖,锲而不舍,我们伟大而智慧的中国女性一定能有一大批优秀书法家脱颖而出,一定能擎书坛“半边天”。

  九、 走出书法学习的八大误区
       当前,青少年学习书法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为什么有的人学习书法数年甚至十多年仍在书法艺术的门外徘徊,为什么一本字帖临摹数十遍仍然毫无长进,请你检查一下是否进入了如下八大误区:
       一、描头画角。起笔时心中无数,不能果断下笔,犹犹豫豫,结果写的字粗细不匀,修修描描。疗治此弊的方法是宁可重写一画一字,也不在原字上修修补补。
       二、盲目抄帖。取到一本帖后还没了解该帖的用笔、结构特点就仓促临帖。对帖中的字不抓重点,从头到尾抄帖,各具神韵的字在他眼前如匆匆过客,练的字数不少,一个也没留下印象。根治此弊,应加强读帖和选临训练,读帖就是加强对该帖的理解、揣摩,弄清来龙去脉,悟出其真谛。选临,就是有重点的选择帖中有代表性的字进行反复临写,临熟,临一笔掌握一笔,临一字熟悉一字,这样进步就快了。不动脑的被动抄帖是临帖之大忌。打个比方,走在大街上,行人匆匆,一天见了成百上千人,晚上回忆起来,一个也没印象了。假如你和一个陌生人,侃上半小时,就能记住他的形象。写字同理,一定要在重点字上“驻足”,不要漫不经心的“溜达”。民国大书家于右任有一条重要经验就是每天写一字,每天一字看去很慢,其实极快!试想,每天掌握一个字,一年365天,一部700字的字帖2年就掌握了,简直太快了。
       三、帖我分离。一本优秀的碑帖是古人集几十年艰辛用血汗凝成的艺术精华。临摹一定要忠实原帖,取其帖中精华,成为自己的东西。有的人对这个非常重要的思想不太明确,临帖时,帖我分离。有时名为临帖,实为自书,甚至目无古人,另写一套。临帖初期就是要临准临像,一点一画都与原帖惟妙惟肖,在似与不似这个问题上我历来认为,百分之百似就是百分之百成功;百分之五十似就是一半成功,一点也不似等于没有临。有的人,练字还没有形似就一味追求神似,搞所谓意临,这是不可取的。有的年轻人临帖时,傲视古人,追求所谓“自家风格”,这是在给自己开玩笑。还有人临帖时担心临得太像古人,将来会成为“书奴”,这是个天大的误区。这里我想告诉书法爱好者,别怕临像了会成为“书奴”,你临得和王羲之一模一样,成为王羲之第二,你就太伟大了!王羲之之后,一千多年过去了,还没人敢说,我是王羲之第二!况且,古人的字你都能写得神韵毕肖,创新那还难吗?
       四、见异思迁。一本新帖没临几天,就忙着换帖。今天写颜,明天学柳,临无定格。特别在某帖临习数日总是临不像的时候,总想换帖试试。选帖时要慎重,一旦选定就应专心致志,不轻易更换。如果今天临颜,明天临赵,后天又临褚,结果谁也没学到,到头来只能一事无成。那么多长时间,临到什么程度可以换帖?这要因人而异,掌握得好的,2年就可以换帖,掌握得不好,5年甚至更长时间也换不了,其实,许多大书家的法帖足以让你一辈子取之不竭,受用不尽。至于临到什么程度?临到神韵毕肖,学王下笔即王,学颜下笔即颜,帖中未有之字,根据帖中笔意,也能风格一致,用笔酷似地体现某家书风。这时,你可以换帖了。
       五、死描疆临。临帖时不注意用笔,而是机械的描写。笔画在真行草隶各体中千变万化,姿态各异,而疆化的临写总是横平竖直,一个生龙活虎的字经他一临成了死猫瞪眼,缺乏神彩。临摹一定要注重用笔,中锋、侧锋、藏锋、露锋、方笔、圆笔、轻重、徐疾等区别变化都应了然在胸,方能信手挥来而神采奕奕。
       六、盲目苦练。书法学习切忌盲目苦练。这里有个故事:一位农民大伯,对他在三军仪仗队工作的儿子说,“你走的那正步我练两年也能赶上你”。儿子笑笑说:“你有教练指导也许会,没教练指导一辈子也赶不上我”。这话很有道理。如果这位大伯不知道《队列条令》规定的动作要领而苦练,本来脚底离地面20公分,而你离地面60公分,苦练100年也白搭。他只能在重复错误动作,重复错误动作只能越苦练越坏。书法同理,书法的练习一定要弄清书法用笔、结构、章法的基本规则,最好请一个有经验的老师在学习书法的初期进行面对面指导,弄清基本规则后进行精确的重复,并能及时纠正错误。临摹一定要讲质量,摹其形态,临其神韵,抓住细节。临摹一个字的偏旁可以解决若干字的偏旁,临摹一个字可以解决同类型的一大批字,这样日积月累,终有成功之日。如果不讲质量的一味苦练,其实是在满头大汗的重复错误,一直重复到改正不了,最后只能误入企图。在日常生活中,为什么有的人练了几十年字仍然在书法的门外徘徊,这大多是“苦练”书法的牺牲品。甚是惋惜!
      七、信手选帖。字帖就是老师,一部好的字帖就是一位良师,它可以一步步将你引入书法艺术的殿堂。一部不入流的字帖,可能会让你走很多弯路,甚至引向邪路。凭自己的感觉信手选帖是初学书法者的一大误区。我们给孩子请家教,一定会请有经验的老师,不能是个有文化的就请来当老师。选帖也一样,不能见到一部自己认为“好看”的帖信手就临。选帖应当取法乎上,也就是选择一流水平的字帖。我历来认为。选择一流字帖只能写出二流水平,选二流字帖只能写出三流水平,选择三流字帖甚至不入流的字帖其效果可想而知了。选帖的标准有两条:一是从古至今在艺术上有定论的公认的大家的艺术精品;二是自己喜欢的。无艺术定论的,不能堪称一流,自己不喜欢的没法坚持学习下去,缺一不可。另外,选帖还要注意印刷质量,有些字帖印刷质量低劣,如雾里看花。还有的编者,大胆描摹古人字帖,甚至自创一字,给初学者临习更是大忌。当代名家的帖可不可以练呢?当代名家的字我个人认为,可观而不可临,因为他们的作品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大多取法古人,学习书法最好从源头上学,所以学今人不如学古人。据我所知,当代的一些大师们都要求学生不要学本人书法。不过,可以吸收他们的很多长处,很多优点,但动笔要慎之又慎!
       八、一曝十寒。提高书法水平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需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艰苦临池,任何人概莫能外。那些抄近路,找捷径,临摹易于掌握而书品不高的碑帖的方法都是不可取的。在学习书法中,有两点需要明确,一是时间保证,二是提高效率,一曝十寒是学书之大忌。古今书法家大凡成就卓著者,都是集数十年之功而后成的。时间保证,具体来说,就是每天要坚持一小时以上,无论你是读帖还是临帖,一小时是最基本的时间,如当天确无时间,可以第二天补上。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的米芾就曾说,一天不练手生。我们要养成每天练字的习惯,就像洗脸刷牙那样坚持不懈,这样才能取得进步!提高效率,明确一点说,就是练一个字就有一个字的进步,第一个字不行,写第二字时就应加以修正,比第一字有进步,写第三字又比第二字有进步。直到完美地掌握笔法、结构为止。提高效率,要按时完成一定的作业量,具体的说,每天200字左右。还要注意掌握进度,不要老是前三页。提高效率,还要仔细分析原帖,尽快地把握特征,理解内涵,不要老在帖的外围徘徊,这样对自己是不利的。

       十、你也能成为书法家
       中国汉字,经过五千年的文化锻造,数百代人的艰辛努力,终于发展成为一门世界性的独立艺术,是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现象。它是东方艺术中时间最悠久、空间最辽阔、内涵最丰富、影响最深远的艺术,也是人类艺术宝库中值得炫耀的精神财富之一。我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学的是全世界具有独特魅力可以进行艺术造型的汉字,书法应当说是中国人以及所有学汉字的人“手边”的艺术,如果一生不学点书法真是莫大的遗憾。当你将书法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感受它的神奇,感受它对心灵的净化,感受它那线条中贯注着的无限生命之气,你就会觉得它是穿透宇宙人生的灵魂体操,会使你的人生在书法艺术中成为诗意的人生,你就会一发而不可收了。我历来反对书法神秘化。启功先生曾说:“有些人把书法说得过分神秘,什么晋法,唐法,什么神品,逸品,以及许多奇怪的比喻”。其实说白了,书法就是将写字艺术化。用最通俗的比喻就是写字是“走路”,书法是“跳舞”。路走稳了,“舞”也是可以跳的,努力几年也是能跳好的。字写得好不好,我们不要求人人成为王羲之。在中国这样一学汉语、说汉语、写汉字的国度完全可以实现书法学习的群众性。尤其是我们这样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东方艺术大国,书法的群众性既有成才的肥沃土壤,也有深厚的传统根基,既有古代先贤给我们留下的浩如烟海书法经典,更有中国人特有的锲而不舍的民族精神,书法成才独天得厚。我军先后有388人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就是最好例证。据报载,十年前,我军有一支部队掀起了群众性书法学习热,十年过去,出了5位全国书协会员,22位省书协会员,还有一百多人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奖。我感到十分惊讶,惊叹中国书法艺术的魅力。所谓书法群众性,就是人人都可以学书法,人人都有希望成为书法家。书法不像声乐人才那样对天赋要求极高。有人做过调查,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真正有书法奇才的并不多,不适宜从事书法的不足0.01%,其余都是经过一番努力均能在书法上成就一番事业的人,所以大可不必为自己的书法天分优劣而担忧。书法是中国人特有的艺术,也是广大群众最方便最容易成才的艺术。它不需要画家那样走遍名山大川写生,也不需要文学家那样远走各地深入生活。它可以坐拥斗室,足不出户。一本字帖,一支毛笔,一瓶墨汁,一摞报纸,工具极其简单。 桌上、凳上、地上,场地非常方便。早、中、晚,饭前、课后都可以练几笔。坐在车子上,睡在被窝里还可以用手比划着意临古帖。一部字帖每天临一小时,一两百字作业量,有时通篇临写,有时逐字过堂,像谈恋爱那样专一地热恋几年,厮磨几年,临它几十遍,几百遍,自然会化帖为我,笔下生花。
书法学习贵在坚持,贵在毅力,贵在悟性。古人说:“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任何人,只要他没有智力障碍,不管从事任何艺术,尤其是书法艺术,“咬定青山不放松”坚持5至10年,必有成就之日。学像三家,然后自成一家,成为一名书法家还困难吗?我们期待更多的书法家活跃当代书坛。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